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bm4888.com > 详细内容

北京人艺经典话剧)

2019-10-07 06:46  作者:admin  
本页关键词:李白诗仙,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《李白》是北京人艺经典话剧,是剧作家郭启宏创作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出的大型线年在首都剧场上演。

  于是之曾亲自对剧本进行删改,濮存昕的父亲苏民执导,38岁的濮存昕出演李白,凭借该剧一举奠定了他在舞台上实力派演员的地位,并获中国舞台艺术最高奖——文华奖。该剧一炮而红,共揽获 5 项文华大奖;该剧的成功坚定地奠定了其在中国话剧史上的地位,被北京人艺纳为经典保留剧目之一。2007年,与《茶馆》等32部话剧成功入选中国“百年经典”话剧之列。

  话剧《李白》讲述了唐朝大诗人李白晚年的故事:公元八世纪五十年代,唐王朝的巍巍大厦在安史乱军的马蹄声中坍塌了。诗人李白满怀爱国热忱,入了永王幕府,壮志凌云却未能洞烛其奸。不久,永王谋败身亡,李白获罪被执,诏判长流夜郎。一路冷月凄风,到了白帝城。因天下兵马大元帅郭子仪作保,李白遇赦,轻舟直放当涂。当涂的山水虽然淡薄了李白干世的热望,而平乱最后一战的召唤却又鼓荡起诗人报国的激情,他做出了骇人听闻的惊世壮举:以垂暮之年请缨从军。一叶扁舟漂流在大江月色中,诗人悄然逝去。

  又身不由己的诗仙形象,“想要用庄子洒脱的胸襟去实现屈原悲壮的事业”,是整部剧的灵魂所在。从得意时醉酒骑驴入庙堂到奸人诬陷流放夜郎,再到最后奉节白帝城遇赦的狂喜放歌,故事情节环环相扣,于大悲大喜之间,道尽人生的复杂况味,让置身于台下的观众也能在李白身上找到一个自己的影子。全剧结尾处,李白采石矶畔捞月而亡,在一轮满月中飘然而逝,观众无不潸然落泪,慨叹人生的凄美与悲凉。

  除了曲折的故事情节以外,全剧将古典诗文名篇名句自然巧妙地融入剧情,美感四溢、毫不生硬做作。从《老子》、庄子的《逍遥游》、屈原的《离骚》到李白的名篇《将进酒》、《蜀道难》、《早发白帝城》,每一首都诠释着李白当时的心情,也一步步让台下的观众融入国学经典的醇美之境。其中,道家思想贯穿全剧,道姑“腾空子”这一人物的安排,让整部剧更是多了几分空灵、玄幻的意味。可以说,《李白》不仅是一部优秀的话剧力作,更是一次诗词歌赋的经典荟萃。

  从1991年首演到此轮演出,濮存昕和龚丽君(微博)作为主演与《李白》走过了二十年。濮存昕本人更是因为《李白》而获得文华表演奖、梅花奖、白玉兰奖等多个个人表演奖项。91年那会儿,徐帆、胡军、陈小艺、何冰刚刚毕业来到人艺,也都曾是剧组一员。濮存昕回忆,当时有戏曲功底的徐帆在剧中有古典舞表演;擅长演唱的胡军负责幕间吟咏和剧终的那首歌;陈小艺和何冰则是出演了配角。如今他们都已经成名。

  很多观众对诗人李白的印象停留在“斗酒诗百篇”以及在大唐皇宫里那段风光。而北京人艺经典剧目《李白》截取的是安史之乱后,李白入永王幕府,后被判长流夜郎直至去世这一段坎坷的人生历程。该剧曾在第三届文华奖上一举摘得剧本奖、导演奖、舞美设计奖、表演奖和演出奖五项大奖。

  濮存昕的父亲苏民老先生是该剧的导演之一,但由于生病住院,探班当天他并未出现在剧场。濮存昕透露,“上阵父子兵”并非是胳膊肘往里拐,而是91年那会儿没别人来演这个角色。

  “二十年前拿到本子,我对于怎么演一直持怀疑态度,因为剧本太美了,那种语言的美感以及风格样式的独特是对演员的一种滋养。” 谈及二十年来的创作感悟,濮存昕认为这来源于很多积累,“91年刚开始演时,几场下来我的嗓子都哑了——用力过猛,表演不成熟。但现在肯定不会了,因为我在舞台上找到了一种境界,演员演戏是要用自己流淌出角色的语言,同时又是用角色的名义表达自己。”当被问及:“是什么时候突然找到这种好状态的?”濮存昕笑着说:“不想当官的时候。”近两天,还有细心的网友写微博说“李白”的造型和原来不一样了。该剧联合导演唐烨表示,确实每一轮演出都有小调整,从今年六月起,《李白》的灯光也换成了更先进的设备。

  更多观众了解龚丽君是由于她塑造的繁漪这一经典舞台形象,她成功跨越北京人艺两代《雷雨》阵容。《李白》中的李白夫人宗琰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。她回忆这20年里,也曾在台上出过“险情”。有一次她将道具包袱忘在后台,冲回去取了包袱再冲上台时,已经吓得脑子一片空白。同台的演员见此状况加了一句台词救场:“大人,你让她先下去歇息吧。”

  “我常开玩笑说20年了,该换一个新人来演了,但濮哥说,别人都能换,夫人不能换。”龚丽君笑着说。龚丽君和濮存昕合作了20年,不光是《李白》,还有《雷雨》、《北街南院》、《家》等。龚丽君透露,这一轮排练中,她在苏民导演的提点下又有了新的表演体验:“送李白去从军那段,我原来是掉到李白的情绪里,一起伤感、难过。那天苏民老师提醒我,那是你爱的男人,你是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把他从那种情绪中拯救出来。我一下子觉得豁然开朗,现在再演到那里我就跳出来,领着对方走。”

  剧作家郭启宏说,他笔下的《李白》是一个大树的结构,出世和入世分别是这个大树的两个枝杈。对于有人评论这部剧“没有矛盾、平淡、故事冲突少”,他表示,这部戏主要是心理剧,简单地把这部戏和别的戏来比较是不科学的。然而,一些专家却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剧作本身所塑造的李白这一形象。2004年1月16日,在有关话剧《李白》的研讨会上,专家们关于这一话题的争论极其热烈。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周传家认为,校园主题邮局入驻清华大学。在《李白》中对于李白入世、出世上有些过于强化和体现。李白是一个复杂而透明的人,作为一个伟大的诗人能够写出伟大的文章,是因为他有一颗不安的心灵,同时也有爱诗爱酒的性情。李白是很特立独行的人,性格狂放不羁,而话剧《李白》中几次表现他对于宫锦袍和珊瑚鞭的喜爱的玩味,这种表白和揭示过多,显得李白十分功利和小气,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李白的浪漫气质和飘逸性。同时,李白是一个对小人很不耻的人,剧中的他过于和小人计较,也损害了他的才情和性情。还有,李白在剧中对自我的剖析虽然应该,但是总在一味的检讨,弱化了他作为一个伟大诗人应有的恃才自傲,这样的处理与李白的本来面目有所不符。《北京日报》的彭俐也在发言中为李白“讨清白”。在话剧《李白》的节目单上有这样一段话:“他的傲岸疏狂,他的消沉,他的认真,还有他求官心切后被人指责的庸俗和浅薄,都水晶般通明透亮,可以使人一览无遗。”彭俐说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李白,那是廉洁比寒霜、晶莹似清露、透明如朗月的李白,李白一世无媚骨。针对节目单上的话,彭俐说,我认为“庸俗和浅薄”不属于李白,而“求官心切”用在谁身上都不为过,惟独用在李白身上不妥,不但不妥,还属风马牛不相及。

  彭俐说,“愿将腰下剑,直为斩楼兰”,要报国和要做官是两回事,而要做事和要权力是两种人,李白恰恰是前一种人。话剧《李白》中讲述的是李白56岁时的故事,那时距李白于长安上书“恳求归山”已经过去11年,他早已经厌倦官场,却不免忧国伤时,从军完全是为了朝廷平乱,毫无攀升之意。话剧李白把这一人物处理得为功名心重,也许是剧情冲突的需要,他的观赏性也由此加强。应该说戏剧舞台上的李白是今日艺术家们“假定”的李白,意在借古人之酒杯,浇今人胸中之块垒。郭启宏说,每个人心中的李白都有不同之处,我笔下的李白和当时的社会环境、心情和对生活的感悟有关,现在再写可能写不出来了。

马会财经| 九龙高手心水论坛资料| 特马生肖表格| 今晚六合会出什么| 今期香港码玄机资料图| 一肖中特免费特码资料| 香港正版幽默生活玄机| 六和采公式极限七码中特| 四海图库每期文字资料| 刘伯温心水图库|